今天,环球房讯小毛就大家最近讨论的窗外管控区的日与夜景田北街上的穿行者们整理了以下内容,希望能够有助于您了解窗外管控区的日与夜景田北街上的穿行者们。

深圳卫视记者崔波,因为疫情正在居家隔离。

3月8日,他用镜头记录了家里窗外管控区的日与夜,以及穿行在福田区景田北街的医护人员、志愿者、外卖小哥、清洁人员们的身影。

我家住五楼,楼下就是景田北街,街边的榄仁树开始抽出新芽,盎然的嫩绿有些夺目。这是三月初的深圳,也是我在家隔离管控的第十天。

景田北街不长,全走一遍也就十几分钟,恰好横贯整个管控区。管控区里所有的物资交换由专门人员完成,快递员、外卖小哥们每天都会在这条街道上穿梭疾行。

管控区里格外安静,景田北街虽不是什么大路,平时却也喧嚣繁忙,人声车声此起彼伏,所以我在家时一贯门窗紧闭。一夜之间,平日的喧闹只剩鸟叫,噪鹃发出的逐下变高的求偶声响彻街道。

昨夜有雨,早上七点,雾霭中的街道落满黄叶,深圳的春天始于落叶。

一名保安端着两碗热粥走过视线,前方就是管控区的边界,清冷的早晨,没有什么比热粥更能温暖身心。画面左侧就是管控区边界,一排路障置于街道中央,管控区域由此开始,路边停放的警车时刻提醒着“管控”二字的严肃。

虽被管控,日常清扫依旧持续,全身防护的清洁工头戴斗笠,机动车道上传来轰鸣,环卫清洁车来了。

又一名快递小哥驶入画面,一件红色的志愿者背心特别显眼。深圳这座志愿者之城拥有260万名志愿者,每七个深圳人当中就有一位志愿者,当社会需要的时候就会挺身而出。

管控区的外卖快递采取定点投放的管理模式,实行二次转运。

午饭时间,阳台上飘来饭菜香,防疫工作者的午饭都是在各自岗位上匆匆解决。一位外卖小哥倒坐在电单车上,享受这短暂的午餐时间。

不知何时天空晴朗起来,阳光和煦温暖,往常这时正是福外的午休,雷打不动的西城男孩的成名曲《My Love》在校园上空回荡,身着蓝白校服的孩子们在说笑中涌进快餐厅和便利店,而此刻,云淡风清,树叶摩挲。

“车辆转弯请注意”,午后,无人接触式转运机器人的提醒声打破宁静,它看上去容量不小,速度挺快,看行驶方向,可能是要前往管理更加严格的封控区执行运输任务。

外表呆萌的机器人,拥有很多硬核科技:图像识别、人工智能,前沿科技的应用落地是深圳许多公司最擅长的事情。

昏昏欲睡的午后传来歌声,楼下邻居家的小伙子在轻声哼唱,若在平时,街上的喧嚣一定会淹没这些轻声细语。对面楼上阳台有个姑娘在练舞,动作很有些力度。

满载防疫工作人员的中巴车驶入画面,车上的人身着全套防护服,坐在窗边若有所思。我大概了解管控区里防疫人员的构成,他们有社区的、物业的,还有机关事业单位的下沉干部,深圳,这辆车是送他们下班还是去别的小区工作不得而知。

华灯初上,两位身着防护服的人步态轻松地走过路口,管控区采取只进不出的管控政策,很多防疫工作者想必也得在管控区里待够十四天。相比之下,能在自己家中隔离简直值得庆幸。

夜幕降临,隔离带来的“只能在家”让整个景田片区的万家灯火更加璀璨。路面依旧安静,一辆巡逻警察划过,公交站台没有因为停运而熄灯,因为每个人都深知,在付出如此努力、辛勤、爱心、耐心之后,那些美好的平凡生活即将返场。

晚安,深圳。晚安,穿行者。

文字 / 崔波

图片 / 崔波